全国优秀三农媒体

最近热搜  搜搜    品牌农业   跨界务农   果业技术   绿色发展

<< 返回
当前位置
农村大众报 > 服务 > 人文精粹 >

老钟

老钟

  我上初中那会儿,钟表是稀缺物件。美芳家就有一块。那是一块座钟,金光闪闪的铜质外壳上,雕刻着龙凤呈祥图案,栩栩如生。那钟摆不紧不慢嘀嗒嘀嗒响着,声音浑厚而坚定,表情悠然而安详,像极了一个稳重又慈祥的老人,让人很想亲近她。每次我去她家的时候,总爱去瞧瞧它。在那个粗茶淡饭的年代里,这古朴又典雅,沉默又庄重的座钟让我心生爱意。
  美芳母亲是从大连嫁过来的大家闺秀,上过洋学堂。这钟表是陪她远道而来的嫁妆。我们村东头的女孩子们上学就靠这块钟表看时间,忽然有一天,钟表嘀嗒嘀嗒的声音没有了。也许是累了的缘故吧,任凭你怎么拧钟表的发条,它依然垂头丧气,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  这钟表一坏,大家上学时间便没了准头。娘一向睡觉机灵,就主动担当起了时钟的责任。
  从此以后的每个早上,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,娘就叫醒我,我再叫醒大家,然后结伴去学校。娘最初估摸的时间不很准确,或早一点,或晚一点,但总也差不了多少。我很纳闷娘是怎么计算时间的。娘说,她是睡一觉就爬起来瞅瞅天,看看月亮走到哪里了,再看看那颗最大的星星还亮吧,月斜星淡的时候,就该叫你起床了,这样天长日久,也就估摸得差不多了。没有星光的夜晚,她就凭直觉去判断,半夜里睁着眼,掰着手指头,估摸着起床的时间。
  我们上学的日子里,娘的睡眠被夜分割成了零星小块,除了周末,没睡一个囫囵觉。我盼着,我们大家都盼着那块老钟尽快修好,让我们上学时间更准确些,也让累了一天的娘不用再爬起来去瞅天。从春盼到夏,又从夏盼到秋,那块老钟依然没有修好。美芳娘说了,那洋鬼子造的东西,不顶用了。
  冬天到了,那块老钟在我们心里渐渐淡忘。
  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,娘叫醒了我,我叫醒了大家,我们一行七、八个女孩子结伴踏上了去学校的路。刚出村口,吼叫着的西北风夹着雪花,疯狂地抽打着我们,脸一会儿就冻麻木了,手也冻僵了,钻心地疼。我们手拉手,肩并着肩,任由狂风肆虐。月亮扯一片黑云捂住了眼睛,我们看不清道路。不断有人摔倒,我们滚成了雪人。
  我们下沟吧,有人这样提议。也好,路边是一米多深的沟能挡风。平时我们从不下去,那里凹凸不平,大大小小的石头参差其中。无奈的我们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。寒冷对我们来说并不可怕,怕的是耽误了上课时间。几番跌跌撞撞,当我们爬上了在马山半腰的马山中学时,大家都已经筋疲力尽,但当看到依旧还黝黑的教室,大家欢呼雀跃,灯没亮,我们没有迟到。
  叫嚷声吵醒了守校门的张大爷。满脸惊愕的张大爷给我们开了六二班的教室,拧亮了教室的灯。
  灯光下我们都披着银白的铠甲,衣服上,围巾上,凌乱的刘海上都银光闪闪。女孩子们童真的黑眸被晶莹的冰睫毛映衬着,发着熠熠的光,美极了。大家你瞅瞅我,我瞅瞅你,都笑了,笑声在教室里响成一片。抬眼看到张大爷,他的眼里却是泪光闪闪,这情绪迅速感染了我们,一刹时,笑声停了,年龄最小的那个“哇”地哭出了声。顿时,屋内抽哒哒一片。我们冷啊,累啊。张大爷哽咽着说,孩子们,这会儿还不到四点啊。
  我为母亲的时钟失灵而感到愧对大家,低下头,泪珠不自觉地掉了下来。
  几天后,我卧床六年的父亲走了,去了很遥远的地方。后来我才知道,当时父亲病重,母亲一直守着他,时钟失灵的那个夜晚,母亲已经是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。
  如今,母亲也走了。每每想起母亲,我就想起老钟那嘀嗒嘀嗒的声音,像母亲亲切的叮咛,又像我的泪水从我的脸颊滑落。
大众报业集团农村大众报主办 Email:liyanncdz@163.com
网站所刊登的农村大众报的各种新闻、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农村大众报版权所有,未经农村大众报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!
Copyright (C) 2016-2018 www.ncdzb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7003087号